找回密碼 注冊

主辦單位:          

承辦單位:      

餐后睡意,跟大腦血供無關

tzb 發表于 2013.9.9| 點擊數5186

流言 :《十萬個為什么-為什么飯后想睡覺》:吃飯后為了有利消化,消化系統的血流量會增加,相對的,大腦的血流量就會減少,所以人就會覺得想睡覺[1]

真相 :飯后犯困是全世界人民都好奇的事呀。愛在節日吃火雞的美國人,用“火雞里含有更多的色氨酸”來解釋這個現象:讓我們昏昏欲睡的是火雞,火雞里的色氨酸會在體內合成有催眠作用的褪黑素。

但是,根據美國農業部的資料,火雞中含有的色氨酸和其他常用肉類,如雞肉、牛肉等相比,并沒有明顯差別[2]。所以火雞大餐后特別困倦,顯然和色氨酸沒有太大關系。就算是其他食物,我們每次進食的色氨酸總量也不足以制造誘發睡眠的荷爾蒙。

至于飯后大腦血供減少的說法更是靠不住。2004年的一篇綜述中指出,這種說法跟眾所周知的神經生理學準則相悖,即大腦作為全身最重要的器官,它的血液供應要優先保證,為了消化而減少大腦的血流量并不合理。另外,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飯后大腦的血流量減少了,甚至有研究發現飯后大腦的血流量反而增加了[3]

事實上,正常的機體也確實有獨特的機制讓大腦的供血保持平穩,即便其他器官的血液分配有所改變,也不會對大腦的供血造成影響[4]。譬如我們運動時雖然肌肉的供血大幅度增加,但大腦的血供仍然保持穩定。

雖然火雞、血液集中于胃腸道都不是飯后犯困的原因,但飯后犯困現象確實存在,科學家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飯后犯困。

吃得越rich,餐后睡意越濃

圣馬泰奧醫學中心及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,膽囊收縮素(Cholecystokinin,CCK;小腸分泌的一種肽類腦/腸激素,小腸和中樞神經系統都有豐富的含量,主要起激素和神經遞質的作用)可能與餐后的睡意有關[5]

研究人員監測了受試者體內CCK的含量,發現在飯后2小時內有明顯升高,2小時后開始回落。而通過斯坦福睡意量表(Stanford Sleepiness Scale,SSS)[6]對受試者睡意的調查顯示,睡意在飯后開始顯著增加,之后趨于平緩。

研究人員對數據進行分析后認為,CCK的含量與餐后睡意兩者之間存在正相關的關系。而且,進食高脂肪餐單受試者的CKK水平更高,餐后睡意也更強烈。其他有關CKK與餐后睡意的同類研究也得出相似的結論[7]

血糖高——食欲素低——實驗鼠困了

另外,也有研究提示,餐后血糖升高,食欲素含量下降,可能是犯困的另一原因。

食欲素(Orexin),也叫下丘腦泌素(Hypocretin),是下丘腦分泌的一類激素,有食欲素-A和食欲素-B兩種(或叫下丘腦泌素-1和下丘腦泌素-2)。食欲素的含量與人類的饑餓感及睡眠有著直接的關系。當食欲素含量低下,人就會覺得昏昏欲睡和不想運動。而食欲素含量高地時候,情況則會截然相反,人會變得清醒且活躍[8]

有研究發現,當血糖濃度高時,會抑制食欲素的分泌,食欲素含量下降,實驗鼠表現出困倦。而如果攝入更多的蛋白質,由此獲得的氨基酸能刺激食欲素的分泌,讓實驗鼠保持清醒[8][9]

餐后的睡意,進化上的小法則

既然吃飽后會產生睡意,可能是身體希望我們在吃飽后就乖乖呆著別動,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呢?

在生物學上,科學家并不確切地知道餐后睡意到底有多大的價值,為什么會在進化的過程中保留下來。演化心理學方面的研究提示我們,這個機制可能具有進化上的意義:進食后減少運動,有利于能量的貯存,之后動物再次開始尋找食物時就有更多可以利用的能量[3]

現在,我們進食時通常都比較安靜,而食物的刺激又會讓副交感神經相對亢奮。興奮的副交感神經除了會增強我們的消化功能、促進吸收營養物質及補充能量之外,還會讓我們血壓下降、心率減慢、體溫降低、呼吸減慢,而這些表現都容易引導我們進入睡眠[10]。

但是對現代人,特別是某些營養過剩的人來說,這餐后睡意的意義并不大。

 

結論:謠言粉碎。 睡意常在飯后報到,但跟血流分布和色氨酸都沒有什么關系。到目前為止,科學界還沒能就這一問題給出一個統一、確切的答案,這方面的研究也一直都在進行。不過,目前看來,激素與神經的調節導致餐后睡意的機率更高一些。

我一直以為,這是一個貼近生活的小問題,用來給小朋友做科普再適合不過了,直到我的膝蓋中了一箭。解答這個問題可并不簡單。
 

本文編輯:魚在在藻。

 

參考資料:

[1]
[2]
[3] (1, 2) Bazar K A, Yun A J, Lee P Y. Debunking a myth: neurohormonal and vagal modulation of sleep centers, not redistribution of blood flow, may account for postprandial somnolence[J]. Medical Hypotheses, 2004, 63(5): 778-782.
[4]
[5] Wells A S, Read N ., Uvnas-Moberg K, et al. Influences of Fat and Carbohydrate on Postprandial Sleepiness, Mood, and Hormones[J]. Physiology & Behavior, 1997, 61(5): 679-686.
[6]
[7] Orr W C, Shadid G, Harnish M J, et al. Meal Composition and Its Effect on Postprandial Sleepiness[J]. Physiology & Behavior, 1997, 62(4): 709-712.
[8] (1, 2) Karnani M M, Apergis-Schoute J, Adamantidis A, et al. Activation of Central Orexin/Hypocretin Neurons by Dietary Amino Acids[J]. Neuron, 2011, 72(4): 616-629.
[9]
[10] 朱大年 生理學學[M]. 第7版. 北京: 人民衛生出版社, 2011:317-321.

轉自:http://www。guokr。com/article/81145/


上一條:好工作、壞工作、不工作
下一條:天賦 VS 勤奮,“一萬小時定律” 沒你想得那么簡單
建議反饋 返回頂部
qq网赚群都有那些 2019国外网赚项目 江西11选5 极速快乐8 秒速赛车投注 贵州快3 2019挂机国内网赚软件 玖玖棋牌游戏 真实网赚玩彩票是骗局吗 2019年最新网赚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