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 注冊

主辦單位:          

承辦單位:      

徐小平:真天使

創業邦-方浩 發表于 2011。12。7| 點擊數3602

新聞標簽: 天使 徐小平 投資 創業者 投資人

 

 

  徐小平是個標準的真天使,而且是個受創業者所喜愛的天使:“投得快、管得少”。靠直覺和頭腦發熱的他,曾經有好多資助創業者而顆粒無收的故事。也許那些只是大智若愚的表象,因為沒有影響他的投資成績單:世紀佳緣、蘭亭集勢、聚美優品、深圳賽龍……

  與此同時,他也因獨特的投資風格受到投資界敬重。2011年年底,他的真格基金將有一位投資人——,或許這是最好的認定和注解。2006年5月開始,他已經投資近100家公司,這個數字目前在天使投資界堪稱之最。2012年,他將進入收獲季,每年將有公司進入IPO階段。

  不久前有一位上海的創業者,上飛機前給《創業邦》的記者打電話,他說:“這次去北京一定要找到徐小平老師,找不到就不回來了。”他最后沒能找到徐小平,也沒留在北京,而是回到上海繼續創業。在過去的一年中,我們的這位記者一共接到至少四個打聽徐小平聯系方式的電話,都是想找徐小平投錢的。

  在徐小平看來,鼓勵青年人創業與所謂的“忽悠創業”完全是兩回事。“創業是一種人生選擇,也是一種思維方式,更是一種教育價值。創業教育,并不是僅僅向人們展示創業成功的輝煌,而是要讓人們了解創業的理念、真相、方法和過程。這是非常重要的教育組成部分。創業是可以教的嗎?——西方主流教育體系,越來越承認創業是一門可以傳授的學科。哈佛商業院幾年前才開始把創業設置為必修課,倫敦政經學院(LSE)也有專門的創業學教席(entrepreneurship),美國的Babson 學院,更是因培養創業者而越來越引起人們關注的學校。所以,結論是:中國的創業教育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。鼓勵更多人關注創業、思考創業、學習創業、最終在時機成熟時投入創業,是社會進步的標志之一。”

  在中國目前的職業天使投資人中,徐小平的“從業時間”不算長,他既沒有雷軍、薛蠻子、周鴻祎在北京TMT創業圈的多年耕耘,也不像何伯權、曾李青那樣長期堅守南方市場。徐小平的優勢是出身。當年擁有一技之長的學生不是成了海歸,就是逐漸成為本土精英。當這兩部分人群準備創業的時候,他們對徐小平有天生的好感也就不足為怪了。

  今年除了世紀佳緣,徐小平本來還有一個公司能夠上市,但考慮到目前的資本市場環境,不得不推遲。“從明年開始,會陸續有公司上市的。”徐小平說。

  《創業邦》:最近你又去了一趟美國,見了很多準備創業的留學生,你覺得他們與國內的創業者在思維模式上有何不同?作為一個天使投資人,你喜歡哪種類型的學生?

  徐小平:留學生在創業思維上跟國內創業者區別不大。但有一個明顯特征:留學生的機會成本更高,比如如果留學生回國創業,可能會失去美國的好工作、高工資、綠卡,有些甚至需要退學回國等等。機會成本更大,可能是留學生回國創業最明顯的特點。

  去年下半年,有一個女生大學畢業,美國給她4.5萬美元的工資,我知道她回國不可能掙這么多,但我堅決鼓勵她回來,進入了我投資的一家創業公司沒日沒夜地奮斗,工資依然是四萬五,只是從美元變成了人民幣。但我和她都堅信,她的職業未來和金錢未來一定比留在美國工作好。所以,作為天使投資人,我最喜歡的創業者,是那種為了創業夢想而敢于放棄一切的人。而對那些三心二意、左顧右盼的人,我談幾句就會失去興趣。

  創業,最終是人生一個重大選擇,對于留學生,退學、辭職、放棄歐美回國,雖然依然是一個不容易的決定,但歷史大潮已經告訴所有人,創業的熱土在中國。而留學生從世界游歷游學歸來,他們在這里更容易獲得歷史性成功。

  《創業邦》:世紀佳緣是你多年前和錢老師他們投的一個學生項目,龔海燕的背景好像與你現在看中留學生背景的投資理念有所不同,這怎么理解?

  徐小平:我投資的第一個項目,就是一個浙江的土鱉,他不僅沒有留過學,可能也不是正規名校畢業,但現在這個項目做得紅紅火火,妙筆生花。我投資的幾個金額最大的項目,世紀佳緣、紅黃藍、多看、維棉,他們的創始人也都不是留學生。我早就說過,沒有海龜和土鱉,只有中華鱉精。學歷真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真實能力。雖然李彥宏是留學生,但馬化騰并不是啊!

  世紀佳緣是新東方最年輕的創始人之一錢永強在天使階段投資的。我只是在A輪時跟投了一部分,所以世紀佳緣不能算是我的天使項目,而是永強的杰作。不過,如果當時我有機會,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投龔海燕。海燕對于自己從事的事業充滿了執著、熱愛、信仰、決心,這是創業者最了不起的素質。海燕有問題經常找我,我和她交流溝通的時間,超過我和所有創始人。

  《創業邦》:你一直都關心教育,喬布斯去世之后,很多人反思說中國之所以出不了喬布斯,根子還在教育。但短期內這是很難改變的,在你看來,“沒有辦法的辦法”應該是什么?

  徐小平:在于每一個個人的努力。舉例說,教育不好是一個大環境,就像空氣不好也是個環境問題。但你與其抱怨空氣不好,還不如自己跑到郊區去,或買一個空氣凈化器。你呼吸的空氣就會好起來,你抱怨得越兇,呼吸的壞空氣越多。

  以個人選擇和努力來改變世界,這可不是“沒有辦法的辦法”。這是所有辦法中最好的辦法。試看Facebook的第二創始人Eduardo Saverin,就在Mark選擇退學去加州創業時,他選擇了去紐約實習,走了哈佛高材生去紐約投行的老路。結果,眾所周知,他不得不通過打官司,奪回了一點自己本來應該擁有更多的股份。這可是在哈佛、美國這樣崇尚自由選擇的地方。

  所以,我再次鼓勵所有有志向創業的青年人,聽從你內心的聲音,假如創業是你的夢,大膽勇猛地去追求它!“你會死去”,所以更加要為自己的創業夢想活著,而不要為環境、為他人(常常是家人)的穩妥美夢活著。  

 

        《創業邦》:很多創業者都說,徐老師與一般的投資人不一樣,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稱呼你老師。在你自己看來,作為天使投資人的徐小平和作為老師的徐小平有何不同?

  徐小平:先說不同的地方吧:投資需要回報,投資與慈善不同。我在慈善公益領域投入不少,但就投資而言,我追求的更高的資金回報,最好是百倍、千倍的回報——雖然這很難,而且常常是負數。但追求高額回報是一個永恒的夢,所有投資人的夢,我也有這些夢,只會比其他投資人更狂野。而新東方的徐小平,和學生談完就完了,我會分享學生成功的喜悅,但不會期待從他的成功中得到任何金錢和物質回報。投資與回報,這是作為投資人的我和作為老師的我的惟一和根本不同。

  下面允許我吹一吹兩個徐小平相同的地方:對創業者的愛和Compassion(激情同感)。我的愛來自于我自己人生奮斗的艱苦和漫長。我是22歲才上大學、32歲才出國、40歲才回國創業、50歲才算成功的。所以,我比很多人都更加知道奮斗的艱難、等待的痛苦,以及成功的壓力。我曾經講過一個故事:一個我認為絕對不會成功的創業者找我要錢,我出于同情,最后送給他一筆錢。這樣的事情,我雖然不能天天做,但我做得不少。幫助他們,如同在圓我自己年輕時未曾實現的苦澀的夢。

  還有一個非常相同的地方是:我在新東方是做學生咨詢的,那時候我帶著激情給他們求學、求職,偶爾還有求愛的具體建議;而現在,雖然我在投資,但說到底我面對的還是同一群青年人,他們追求的無非還是奮斗與成功。我過去幫學生求學求職,現在幫助青年創新創業,都是幫助年輕人的事業,本質是一樣的。

  《創業邦》:現在感覺中國的創業門檻越來越低,但創業成功率其實是越來越低的,很多時候創業拼的是人脈、資源,草根創業似乎越來越難,你怎么看這個現象?

  徐小平:一個社會是否文明、進步、有希望,就看其草根,看每個最弱勢、最沒有社會關系的人,能不能憑自己的努力登上社會高層、獲得奮斗成功。所以,你說的創業門檻越來越低是非常好的事情。同時我呼吁創業者,要謹慎進入那種需要政府特批、官方敏感的項目,而大力投入政府鼓勵提倡的產業。至于人脈、資源,除了腐敗和壟斷中國比較普遍以外,在全球都是必須的事情。

  所以,草根創業更要注重團隊、合作、協力。新東方創業史,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說,最主要靠的是團隊的力量,而決沒有任何政府的特殊照顧。

  《創業邦》:你去年接受我們采訪時說過,公司可以失敗、項目可以失敗,但人不能失敗。到目前為止,最讓你印象深刻的一個創業者是誰?為什么?

  徐小平:我這里想特別說說朗酷的創始人蔡向東先生。五年前,他和兩個伙伴帶著一項語音識別技術從加州回國創業,想做英語培訓業務。但經過了四五年的摸索,在前兩任CEO先后離開、三位合伙人分歧嚴重的情況下,一個人帶著團隊堅持了下來,經過最近兩年的摸索,現在終于找到了方向,公司處在騰飛前夜。喬布斯說:區別成功企業家和失敗企業家的,有一半因素是堅持不懈。蔡向東是一個堅持不懈的企業家。他的執著和忠誠,感動了新東方聯合創始人王強老師,最近剛剛給了他百萬美元級的投資。王強投資以謹慎為風格,如此大手筆,是對朗酷公司和產品的認可,也是對他個人堅持不懈的贊揚。我堅信,蔡向東和他的朗酷,會因為他們的堅持不懈而獲得巨大成功。

  《創業邦》:現在有幾個項目在排隊IPO?對于天使投資人的退出時機,你怎么選擇?

  徐小平:我自己的天使項目,今年本來是有一個計劃要上的,但因故推遲了。明年開始,應該每年都會有項目公司上市。至于何時退出,我并沒有具體想法。我迄今為止的所有投資,都沒有合伙人與分紅壓力,所以沒有退出問題,我傾向于和公司共同成長。我的投資風格,除了“投得快,管得少”之外,今后可能還會有一個著名的風格:“只管進,不管出”。不過,現在和紅杉合作,有了投資人,我的做法肯定會調整。

  《創業邦》:真格基金在運作方式上,與國內其他天使機構有何不同?

  徐小平:我不知道其他天使機構如何運作的。但基金必須有嚴格運作制度,我們會在紅杉的幫助下,建立這種制度和規則,專業運營。但就我和紅杉最初幾周的接觸來看,我已經看到了我本人非常鮮明的風格,我給內部寫了一封信說:不要試圖去了解創始人的那些技術,我們做不到,只要這個人靠譜,他說的故事就應該靠譜。如果這個人值得信賴和追隨,我們就可以投他,反之,就不要投。所以,雖然人人都說,投資就是投人,但畢竟VC、PE要審查經營數字。天使階段沒有數字可以查,只有夢,所以,天使投資人必須要有和創業者“同床共枕”的沖動——即一起做夢的激情和勇氣才能成功。

  《創業邦》:如果讓你選出一個2011年“年度創業詞”,你認為會是什么?

  徐小平:我會選擇“更”字。隨著、薛蠻子、李開復的創新工場,以及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天使故事被人們熟悉,加上包括《創業邦》在內媒體的推動,更多的人開始關注天使投資,更多的VC開始把觸角伸到他們過去不在意的種子期。所以,一年更比一年強,中國天使投資和早期創業,2011年是“更”上一層樓了。  

 

        《創業邦》:你眼中的下一波創業明星應該具備什么價值觀?

  徐小平:他們必須有“真格”——對自己做的事情,有真激情,真信心;對投資人,有真承諾,有真守信;對團隊,有真熱愛、真尊重;對市場,有真服務、真產品。這樣的企業,一定會成功!

  假如再加一句話,就是:有真理想。真理想就是理想主義,為了終極目標奮斗,而不是為了“副產品”(錢)、“成績單”(錢)奮斗,這樣的人,奮斗之路就更加容易、更加暢通。為了理想奮斗,一切艱難都可以征服;為了金錢奮斗,一旦沒有錢時,人就容易放棄。所以,下一波的明星創業者,應該有理想主義。

  《創業邦》:有人說資本的冬天很快就來了,這對準備創業的人意味著什么?他們應該如何最大限度地規避風險?

  徐小平:按照馬克思的資本論,資本為了更高的回報,可以冒著上斷頭臺的風險。那么多投資機構拿著錢在手里,資本逐利的沖動和過去一樣。所謂資本的冬天,不過是本來給十倍的錢,現在給五倍,本來千萬級的投資,現在降到百萬級而已。錢總是在那里伺機而動的——這個“機”,就是好的投資項目。

  我常說,創業是不會死的,除非創業者不活了。但創業公司死掉的情況確實很多。我覺得,如果你的公司從一開始就不是在燒錢和融資速度之間賽跑,而是一開始就注重收入,我覺得這樣的公司,任何嚴冬都過得去。

  《創業邦》:你目前一共投了多少項目?退出了多少?

  徐小平:就投資公司數目而言,應該是我所知道的天使投資人中間最多的。快接近一百個了。我要創造天使投資數量之最,掀起中國天使投資的高潮。至于質量,有天使會蠻子、、開復、、蔡文勝這些大佬們做榜樣,加上與紅杉的合作,我相信我會做得更棒。

  至于退出項目,今年的世紀佳緣已經成功上市。雖然這不是我的天使,但也算是一個很成功的退出。另外有一家公司,原定十月上市,現在因故推遲,預期會在未來幾個月登陸華爾街。

  《創業邦》:你如何定義成功?

  :就投資而言,成功在于創造高回報率。就企業而言,成功在于創造更高的就業和利潤。就人生而言,成功在于你自己內心深處得到了滿足。

  在新東方上市之后的那幾年,所有人都會認為我成功了。但實際上那是我最難受的日子。我失去了我十年來最熟悉的工作。我認為自己很失敗,甚至我提醒自己“很有錢”,也不能給我帶來成功必然帶來的那種滿足感——直到2010年,我的天使投資事業開始看到了起色,我意識到,我為自己創造了一個嶄新的事業,建造了一座新的高峰讓我自己去攀登。

  所以,就我個人的生活而言,成功在于一生到底能夠創建多少個Billion Dollar公司。創建一個就很成功,如果創建好多個呢?那必然是中國人創新創業的宏大交響樂。

  《創業邦》:你覺得成功在中國是否有庸俗化的趨勢?(僅僅以賺錢多少為標準?)

  :經濟領域的成功,當然是以經濟指標為主,不以賺錢多少為標準,難道以虧錢多少為標準?所以,領域當然是以賺錢多少為主要標準。

  企業最大的責任,是創造就業和納稅。而要創造更多的就業和納稅,多賺錢是前提。

  貧窮不能成為各種腐敗和邪惡的庇護傘,但財富能夠改變貧窮,能夠提升社會,我要告訴天下的者:你創業成功,會給你的世界帶來一片光明與福音。

  努力創業,改變我們的社會!


上一條:陳一舟:堅持30年
下一條:[談判天才]社交游戲巨頭Zynga 掌門人CEO Mark Pincus傳奇人生!
建議反饋 返回頂部
中财彩票注册 吉林快3 浙江快乐12 有没有什么靠谱的网赚 安徽快3 大有彩票开户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任我赢机器人 悟空网赚博客 挂机网赚是真的吗